大家對於夢境的理解是什麼? 之前朋友跟我聊到,夢境好像是不知道為何就存在的東西,像是頭髮自然的長在頭上,它就在那了,也不會特別想要去了解😂 然而夢境真的只是如此嗎? 以靈性層面而言,夢境是高我與指導靈跟我們溝通的重要管道之一。我的指導靈多次透過夢境與我交談,提點我生活中需要注意的事情。…
在進入夢境的練習之前,我們需要先了解一下自己的睡眠品質和日常生活狀態,當你常常處於睡都睡不好、噩夢連連的狀態下,別說要進入清醒夢了,恐怕你連要入睡都會感到害怕。…
在夜裡,「我」是消散的,「我」就是你們、也是他們,是任何人。 在那個當下,我不是外部的,而是內部的。 所以我得以沒入,像是成為他們意識的一部分一樣,我得以看見人們的真實面貌,縱使我在現實生活中從來與這些人沒有交集。…
【週末閒聊】最近大家都做什麼夢?如題,有朋友跟我討論近期的夢境像是在「清業力」一樣,會在夢中看見很久沒聯絡的人、舊友、不熟同學等等,像是在跟這些關係做一個階段的了結,揮別過去的陰霾。 大家最近都做什麼樣的夢呢?
持續更新中
「曾經,大地上遍布著形形色色的慾望之種。慾望之種長出了繁茂的花草和大樹,將大地裝飾成一片生機盎然樣子,」 「早期困頓的先民們,意外發現了吃下慾望的植物後,獲得了超凡的力量,於是他們開疆闢土,建造出能讓我們遮風避雨的安樂家園。」…
作為一名白天Freelance夜裡努力打怪的夢行者已經有一段時間,有聽星際咖啡館podcast的觀眾應該也知道我被靈性小夥伴們認證平常過的是女巫生活:早上七點半起床晨跑、泡杯花草茶後在九點前吃完早餐、中午邊澆花邊跟植物們說話,然後工作到下午五點後休息,擁抱瑜珈時光,晚上盡量都在12點前睡。…
解讀夢境之所以困難在於回顧、回想。…
偶爾我會憶起在難民營觀察的日子。 我常常因為在夢裡感知到他人的死亡與傷痛而哭醒。這些人多半是默默無名者,我在生活中可能一輩子也沒有機會遇見她們: 單親媽媽、戰俘、全身上下被做了人體實驗的女孩、過勞死的護士。…
持續更新中
在夢裡,我在好多泡泡之間漂浮。 一個泡泡就是一個精采絕倫的大千世界。 泡泡之間有著層級的差別,我可以從上層的泡泡穿梭到下層的泡泡中,並且很清楚知道自己正在往不同層級間移動。 而最遙遠的上層,印象中是什麼都沒有的。 「空無一物。」…
我很少在夢裡感到敬畏。以往看見各種大山大海只能讚嘆很美,看見鬼神也不覺可怕,只知道手一揮就能使用出各種魔法,也能自由的將自己從各種夢中喚醒。…